登上王的宝座,以李鱼的人头开创属于他的时代

而所有人都知道,新的西市之主已经诞生,而且不是一个,而是两个。
 
    所有人也都知道,那两个人,是同在同一个娘肚子里孕育成形,同一天降生人间,从小一起长大的孪生姊妹,俏媚可人,貌美如花。所有人也知道,常老大在传位给她们的时候,还立下了一个奇特的规矩:
 
    她们姐妹俩,要么别嫁,嫁就同嫁一人。
 
    西市诸多自以为的青年才俊,为此曾痛心疾首,恨不曾早下手,取悦了常老大身边当时只是侍婢丫环般角色的这对小姊妹。不过话又说回来,不知道多少人当时以为这对姊妹花是给常老大暖床的枕边人,又哪敢打她们主意?
 
    幸好,现在知道也不晚。
 
    所以,今日良辰美景花容惨淡。
 
    不知多少“青年才俊”今日出门之前却是修眉描鬓,敷粉涂唇,精心打扮过的,有人还在发髻上插了一朵小白花。
 
    女要俏,一身孝。
 
    男着孝,压得住的却不知有几人。
 
    乔向荣一语出口,原本就极其肃静的大堂上顿时更加静寂,静得一根针落到地上都听得到。
 
    乔向荣极其陶醉于这种感觉,他静静地品咂享受了一下这“言出法随”的威仪滋味,这才放慢了声音,缓缓地道:“西市,四万余商户,十余万商家,每日出入百万之众,乃长安第一大市,天下第一大市,亿万辎货、流动地此,不可一日无主持,今常老大已然驾鹤归去,须得再立新……”
 
    乔向荣双目徐徐扫动,大堂上鸦雀无声。
 
    乔向荣道:“常老大留有遗嘱,将西市交由良辰、美景两位姑娘打理。虽然,我西市向来没有先主指定后主之循例,良辰美景两位姑娘虽然慧黠,然而年纪尚小,威望德行,亦尚不足以服众,不过常老大治理西市逾十年之久,垂拱而治,功绩显著,常老大的睿智与眼光,我等都是信服的,我相信……”
 
    乔向荣说到这里,向李鱼淡淡地扫了一眼,按照他之前对李鱼的面授机宜,此刻该李鱼出面,“仗义执言”,向良辰美景发起挑战了。
 
    而他则会严厉呵斥李鱼,但“李鱼等人”不以为然,其中一些“激进者”则会愤然出手杀人,于是凌约齐、郭子墨、楚清等人则在混乱之中也各执己见,愤然出手,场面当即失控。
 
    等到乔向荣出面弹压,张二鱼做为常老大的袍泽故交出手干预之后,李鱼就会做为那只替罪羔羊被他杀掉,连开口申辩的机会都没有。
 
    而他,则会忠心耿耿,依旧要执行常老大的遗嘱,但是,已经杀掉了桃依依和安如的凌约齐、郭子墨等人则极力反对,为了避免再度发生同室操戈的惨烈后果,张二鱼会提出提议,由他这位德高望重、地位本就只逊于常老大的人顺势上位,成为西市之王。
 
    至于良辰和美景,心腹尽数被杀,孤立无援,而他则会慷慨地许之以第一大梁之位,由她们姐妹俩担任。
 
    这第一大梁,就是他现在的职位,所有的人都是他的人,良辰美景摆在那儿,只是一对吉祥物罢了。那时候,她们唯一的价值,就只是替他暖床了。而因为他的公道,而得保安全且身居高位的她们,感恩戴德之下,主动迎合,服侍于他,也是大有可能的事。
 
    这样,得到了统治西市十年之久,享有崇高威望的常老大一双宝贝儿女,同时也就继承了他的威望与民心,他这位新的西市之王,将稳如泰山。
 
    “我相信!常老大的抉择必然是正确的。”
 
    乔向荣说到这里,语气顿了一顿。
 
    “可我不相信!良辰美景,乳臭未干,又是女儿之身,凭什么能统驭西市群雄?”
 
    这句话,本该由李鱼大声地说出来,“东篱下”随之一片刀光剑影。
 
    而他,将踏着常剑南死忠派的鲜血,登上王的宝座,以李鱼的人头,开创属于他的时代。
 
    可是,没有回音。
 
    乔向荣语气顿了一顿,大厅中鸦雀无声,乔向荣飞快地再瞟了李鱼一眼,就见李鱼满脸焦灼,不时回头张望,一副热锅上的蚂蚁模样。
 
    “这个混蛋!”
 
    乔向荣猛地醒悟过来,一大早李鱼就告诉他,说自己的女人要生了,他想回去看看。真是日了狗了,这种紧要关头,就算他老妈马上就咽气,也不能回去见那最后一面啊,结果看他现在魂不守舍的样子……
 
    真对!”
 
    乔向荣马上住口,看向凌约齐:“你反对?”
 
    凌约齐大声道:“不错!乔大梁,西市这么大一份家当,试问良辰美景两位姑娘小小年纪,德行威望都不足,凭什么服众?”
 
    郭子墨也大声道:“不错,我也反对!”
 
    郭子墨越众而出,声音朗朗地道:“这西市之主,不仅是一份权力与荣耀,还是一份责任与担当。须得老成持重、德行兼备的人,才能服众。乔大梁,如今常老大过世,理应由你顺位继承才是!”
 
    “不错!凌大柱、郭大柱说的对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