忽然意识到李鱼不该出现在这儿不禁脸色一变压

  争得什么?
 
    有什么好争?
 
    众人的目光定在乔大梁的双脚上,还未抽回,常剑南已经淡定地看向已被隐隐围在中间的乔大梁、郭子墨等人的那些心腹身上。
 
    “本来,你们生或死,现在已经没甚么意义。可惜,你们能出现在这里,就是他们的心腹。你们死去,才能给后来人更多的警醒,所以,我想不出放过你们的理由。”
 
    常剑南的话说的漫不经心,根本不像是要决定着百余人的生死存亡。
 
    李世民要杀从全国集中上来的三百九十名死囚,都为之不忍,追思己过,而常剑南今日杀掉的人,何止三百九?
 
    这,就是江山与江湖的区别。
 
    仁者乐山,水无常势!
 
    “不要做无谓的抵抗了,弃械而去吧。你们的家人,我西市仍然奉养。”
 
    常剑南说这句话的时候,三名老军,领着近百手持劲弩的铁卫,从东篱下大堂内的三个方向,站成笔直的三排,一步步逼近。
 
    而门口,洪辰耀提着血淋淋的已经钝掉的长刀,正冷冷地站在那里,在他身后,是整整齐齐足有三排的持弩劲卒。
 
    “谁也别动,以免误伤!”
 
    洪辰耀举起了钝刀,说完这句话,就要钝刀一劈,喝令攒射了。
 
    这时候,就听外边一阵嘈杂之声骤然响起。
 
    “还有漏网之鱼?”
 
    洪辰耀心中一惊,生怕常老大怪罪,赶紧旋身望去,就见五六个大汉迎面飞来,是被人撞飞的。
 
    紧跟着,一个铁塔般的大汉呼啸而来,洪辰耀还不及劈出钝刀,那人已从他身畔呼啸而过,仿佛猛虎。
 
    “主人!主人!铁无环给主人道喜,小主人降生了,母子平安!”
 
    铁无环根本没理会大堂上在做什么,兴冲冲地向李鱼道喜。
 
    李鱼大喜:“当真?果然?啊~~哈哈哈哈……”
 
    李鱼飞快地迎上去,与铁无环错肩而过,一溜烟儿地跑了出去。
 
    “主人,等等我!”
 
    铁无环赶紧叫道:“主人,等等我!”
 
    铁无环追着李鱼跑出去了,整个东篱下,不管是要杀人的,要被杀的,旁边观礼的,所有人都目瞪口呆。
 
    洪辰耀举着钝刀,慢慢转回身来,颊上的肌肉不受控制地抽搐了几下,干笑道:“他动,就动了吧。人之常情,人之常情嘛,老大,你说,是吧?”
 
 第344章 各有所思
 
    李鱼一路急如风火,长街上刚刚结束战斗,很多人还持械站在街上,陡见一人狂奔而来,精神还没放松的众人立时扬起了刀枪,不过,只是虚惊一场,来人手中无刀,只有一人,对他们严阵以待的样子视若无睹,就从他们身边飞掠而过,弄得所有人都惊疑不定。
 
    “乾隆堂”,门外长街一片肃杀之气,乾隆堂内却是充溢着喜悦。
 
    店里五个大账房,二十几个伙计,都认得这位真正的东家,一见他来,马上迎上前去,向他道喜:“阿郎,恭……”
 
    喜字还没出口,李鱼已经飞奔上楼了。
 
    “负心汉”端着一盆微红的温水从房中出来,一见李鱼连忙笑脸迎上:“呀!阿郎回来了,恭喜阿郎,我家姑娘给您生了个大胖小子呢。”
 
    李鱼定了定神,向她点点头,向房中一指:“我……能进去吗?”
 
    “负心汉”抿嘴一笑:“阿郎是此间主人,谁敢拦着。”
 
    李鱼也是忐忑,听到这里,松了口气,迫不及待就往里边走去。
 
    榻上,龙作作躺在那儿,有些虚弱,脸上的汗渍已经擦去,皮肤洋溢着一种母性的光辉。小丫环“无情郎”正像一只勤劳的小蜜蜂儿似,来来回回的也不知道在忙什么。
 
    稳婆已经不见了,想是功德圆满之后,拿了赏钱已经离开。
 
    李鱼急急东张西望:“人呢?哪儿呢?”
 
    龙作作瞧见他来,甜甜一笑,轻啐道:“还能在那儿,挂起来给你看么,这儿!”
 
    龙作作点了点下巴,李鱼这才注意到她身边隐隐露出一角襁褓。
 
    襁褓外边又和龙作作合盖了一层被子,只露出一角,所以李鱼都没注意。
 
    他赶紧走过去,腿上肌肉绷得很紧,脚落地却很轻,小心翼翼地,像怕踩了雷似的凑过去,探头一瞧,襁褓不大,里边只有巴掌大的一张小脸,闭着眼睛,抿着嘴巴,正在睡大觉。
 
    “啊!”
 
    李鱼惊叹一声:“这么小!”
 
    龙作作白了他一眼:“人家要死要活的生下来的,你瞧他白白胖胖的,哪儿小了,这要再胖一些,还不把人家疼死。”
 
    龙作作这一说,提醒了李鱼,李鱼兴致勃勃:“是个男孩儿?我瞧瞧。”
 
    “你小心些,别弄伤了他,都进秋了,可别让孩子着了凉。”
 
    龙作作紧张地说着,却没阻止他的动作,只是下意识地用手臂环了一下,似乎想替那襁褓挡挡风。
 
    襁褓打开了,光着屁股的小家伙藕节似的胳膊腿儿,刚一得自由,虽在睡梦之中,马上蜷起双腿,举起一双小拳头,奋力地抻了一个懒腰,跟一只小蛤蟆似的蜷在那儿,依旧不睁眼。
 
    胯下一只小雀雀,“大言不惭”地暴露在李鱼面前,龙作作看着那白胖胖的宝贝儿子,脸上喜悦的神情更胜。
 
    “哎呀,哎呀,这小家伙……”
 
    李鱼喜不自胜,想摸摸他,可一瞧那白嫩嫩的皮肤,生怕一摸就蹭掉了皮儿。想抱抱他,可胳膊腿儿虽胖乎乎的,但那小手小脚,小脚丫连他掌心都占不下,手指头细细的,小小的,生怕碰一下就折断了似的,于是李鱼就只伸出手,又缩回,只是口中啧啧连声,一种对生命的敬畏,油然而生。
 
    门口,铁无环已经追回来了,他静静地跪坐在门口,听着房中轻微的赞叹声,说笑声,脸上也露出了满足、温馨的笑。
 
    “你看黄历,今天九月八,黄道吉日。宜嫁娶、开光、祭祀、祈福、求嗣、开市……”
 
    “求嗣!求嗣诶!咱们家小郎君,八字一定好的很。”
 
    李鱼一进屋,“无情郎”就乖巧地退了出来,此时和“负心汉”两个人捧着一本黄历,正在那儿兴致勃勃地点评着。
 
    铁无环微笑地听着,也替李鱼高兴。
 
    但是,忽然之间,他却一怔:九月八?那明天就是九月九了?
 
    铁无环不期然地想起了去年离开龙家寨前,与李鱼“推心置腹”的那番话。
 
    李鱼当时亲口告诉他,要回长安!要履行对皇帝的承诺,要回京受死!
 
    明天就是九月九了,那恩主……
 
    铁无环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,侧耳倾听着房中动静。
 
    房中,龙作作欢喜之后,忽然意识到李鱼不该出现在这儿,不禁脸色一变,压低声音道:“你怎么还没走,不是说今天要趁乱隐遁么?”
 
    李鱼苦笑一声,摇头道:“一言难尽!哎,你刚生了孩子,我就……,我对不住你。”
 
    “别说这样的话!”
 
    龙作作握住
    李鱼俯身下去,宠爱地看了看熟睡的儿子,凑过去他母亲的颊上轻轻一吻:“辛苦你了,晚上我再布局,恰因今日出了事,我明日消失,也不会引人怀疑。”
 
    龙作作的声音小,李鱼的声音大,坐在外边的铁无环,隐隐绰绰地听到了李鱼俯身去吻龙作作时说的话。
 
    “你刚生了孩子……,我对不住你。”
 
    “今天东篱下发生了许多事……我多陪陪你……”
 
    “恩主真是轻生重诺的奇男子!”
 
    铁无环钵大的铁拳紧紧地攥在了一起,心怀激荡,不能自己。
 
    对李鱼,他钦佩无比。他本就是一个然诺重于生死的义士,对于同道中人自然无比欣赏。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